【EJMC】课题组发表以p62为靶标的活性分子发现策略
发布时间: 2020-03-10 浏览次数: 10

近年来许多研究表明,p62在多种肿瘤中均有异常表达,如肺癌、肝癌、肾癌、结直肠癌、乳腺癌、卵巢癌和前列腺癌等。p62与肿瘤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,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p62在肿瘤发生中的重要作用,p62可能成为肿瘤的治疗靶点。


p62是一种应力诱导的细胞蛋白,具有多个结构域:PB1结构域、ZZ型锌指结构域、与肿瘤坏死因子受体相关因子6TRAF6)结合的TB结构域、与微管相关蛋白1轻链3LC3)相互作用的LIR结构域、与Kelch样环氧氯丙烷相关蛋白-1Keap1)相互作用的KIR结构域和结合泛素的UBA结构域。p62通过PB1结构域可自身同源二聚或与其他含PB1结构域的蛋白相互作用形成聚集体,其对自噬降解至关重要。p62ZZ结构域结合受体相互作用蛋白1RIP1),通过其PB1结构域联系非典型蛋白激酶CaPKC)共同参与NF-κB的激活。p62TB结构域结合E3泛素连接酶TRAF6,参与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复合物1mTORC1)的激活。mTORC1的组成部分raptor结合在ZZ结构域和TB结构域之间的区域,共同参与了上述的激活过程。LIR结构域介导LC3p62的相互作用,调节自噬体的形成。Keap1p62的相互作用干扰Keap1介导的Nrf2泛素化,最终激活Nrf2p62通过其UBA结构域与泛素化蛋白结合,导致泛素化蛋白复合物被降解。此外,UBA结构域还与多泛素化caspase-8相互作用,从而控制凋亡信号。由此可见,p62可通过多个功能结构域与许多信号蛋白相互作用,调节多种细胞功能。

总之,本文综述了p62结构域的生物学功能,总结了以p62为靶点的生物活性分子,讨论了p62与肿瘤发生的关系。

以上内容发表于European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,题目为 “p62 as a therapeutic target for tumor”,尤启冬教授和姜正羽副教授为本文的共同通讯作者,课题组陶梦敏硕士为本文的第一作者。


原文链接: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ejmech.2020.112231

DOI10.1016/j.ejmech.2020.11223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供稿:陶梦敏   审核:王磊